media coverage

媒体报道

除了摆地摊,消费券也是提振经济利器

2020-06-10

据介绍,这些消费券可在北京地区餐饮、购物领域参与商户线下门店消费时使用。这是北京市历史上,第一次启用全市级别的消费券发放。

《消费者信贷和失业》作者、197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?米德曾经说过,国家直接给每个公民发放社会分红,可以作为反周期的政策工具,起到在经济萧条时期扩大消费的作用。

2009年,杭州的春节,消费券成为了居民的消费新风向。

当时,杭州拿出上亿财政资金向全社会发放消费券,加上当时的“福利性消费券”,总计约2亿元,受益人群达到132万人次,包括15.2万户“新杭州人”家庭。

中共浙江省委常委、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认为“当前问题是消费不足,消费不足导致企业开工不足,开工不足导致员工失业,失业导致消费能力低下,解决这个恶性循环的根本出路是拉动内需。”

拉动内需就需要刺激消费,刺激消费需要消费券。

消费券启用的第一天,新华书店解放路、庆春店及西城广场店,3家门市销售额达到50万元,一月份销售额同比上涨27.5%,春节期间销售额则同比上涨9.87%。

杭州贸易局调查数据显示,在拉动倍率来看,超市使用消费券所产生的放大效应恰恰是最低的,16家大型超市消费券放大效应仅为1.78倍。在家电产品上的拉动效应高达5.4倍,消费券购买大额商品拉动放大效应则达到了10倍。

走在前列的杭州

2008年金融危机后,中国的消费券制度最早开始尝试。除了杭州之外,为促进复苏,保障民生经济,不少城市地区也推出了消费券计划。

成都政府拿出价值3791万元的消费券,发放给全市困难群体,每人100元;

台湾向岛内民众统一发放消费券,具有台湾居民身份以及已取得居留许可的内地、港澳及外国人士每人均可领到面额3600元新台币的消费券;

苏州旅游局在北京发放10万张消费券,旅客凭券可享受三至七折优惠。

2020年,为应对疫情而发放消费券的政策风靡各大城市。杭州作为“首批吃螃蟹者”,再度引起了周边城市的羡慕。

3月27日至今,杭州已经发放了多轮消费券。以3月27日杭州市发放的第一轮消费券为例,杭州用平均35.1元的政府财政补贴撬动了124.6元的新增总消费,拉动效应达到3.5倍。

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显示,在杭州,每1元补贴可拉动3.5元至5.8元新增消费。

相比于2009年,反向挤压了消费需求的消费券措施,2020年的杭州,无论是消费券,亦或是其使用途径,都带来了不错的效果。

这一新兴事物不论从理论还是实践,都存在一些质疑的声音。消费回补,如不能转化成拉动消费的“真金白银”,那么消费券便成了“无用券”。

“对于消费券的无用论一直存在,消费券无用论是在经济学基于长期边际分析得出的。”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经济学博士邵晓翀认为,消费券确实会透支未来消费,仅仅每年的双十一,人们就囤够了一年所需的必需品,集中在一天爆发。

而对于商家而言,列入消费券范围的商家会受益,没有被列入的商家客流会减少。再加上本来就想花钱的市民,因为消费券的原因选择等一等或放一放。

“我们要看到所有事情的一体两面,以上情况的存在也使得政府发放消费券并不是常态化的运作。”2009年作为后次贷危机时代,2020年是后疫情时代。时间节点明显透露出,政府消费券更大意义上是传递信息。

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副教授、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黄张凯也对亿欧表示,消费券的发放更多的是稳定本地就业,安抚百姓情绪,对本地经济主要是指引作用,发出信号,而不能将其单纯地看成是一个经济政策。

追风消费券

后疫情时期,被压抑的消费欲望在消费券的刺激下,更是迎面扑来。全国28个省市、170多个地市联动发放消费券,刺激本地经济复苏。

“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,拉动经济的是三驾马车‘出口、投资、消费’,如今外贸锐减、消费内需不振,唯有政府投资是解决历次经济危机的良药。”邵晓翀直言。

3月2日,山东济南率先宣布将发放2000万元文旅消费券;

3月26日,广西全区各级财政开始发放超1亿元消费券;

4月1日,广东佛山开始发放7亿元消费券,市财政投入1亿元,此外各区、镇街、商家匹配优惠额度共约6亿元;

4月26日,北京西城区开始发放1.5亿元消费券;

消费券都具有乘数效应。所谓乘数效应便是少量金额的消费券能够撬动数倍以上的消费。消费处于休眠的状态下,发放消费券的乘数效应是最大的。

郑州商务局统计,首期5000万元消费券发放3天内,兑付1701万元,带动郑州市场消费2.01亿元;广东全省旅游行业的商家,在消费券发放后,交易总额提升7.9倍,服饰美容行业提升8倍。

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介绍,今年“五一”期间,全国餐饮、住宿行业消费复苏指数比清明假期分别增长18.84个和15.25个百分点,消费规模已恢复至去年同期7成,比清明假期提升约2成。

包括电商平台,融合线上线下的多元化消费形式拉动消费增长

拼多多五一期间通过发放现金及消费券的形式,带动了上海线下实体销售额及上海品牌线上销售额总计超32亿元;

京东推出了多个双品节会场,投入超10亿元的营销及促销资源;

阿里联动生态伙伴淘宝、饿了么、盒马、飞猪、高德等APP,全面刺激消费市场。

在政府发放消费券、电商平台放利消费者之际,微信、支付宝两大生态成为了政府发券和民众领券、商家核销的连接器,在多个城市释放出倍数以上的“乘数效应”。

微信运用微信支付、社群、小程序等数字化运营工具,带动线下企业的高速营收。

微信数据显示,五一期间,微信支付线下消费总额较3月环比增长30%,环比3月份同期,休闲娱乐行业增幅521.60%,餐饮行业增幅216.25%,零售行业增幅48.44%,出行行业增幅64.48%。其中3天,40岁以上人群消费券核销金额占到了51%。

蚂蚁集团CEO胡晓明表示,3月份以来,全国有超过100个城市通过支付宝发放数字消费券,平均“杠杆效应”超过8倍,最高达到15倍,也就是每1元支付宝消费券直接拉动8元消费。

数据来源:北大光华&支付宝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感叹:“在中国,做数字消费券是一次创举”。

最新的消费券成绩单显示,28个省市、170多个地市累计发放消费券达到了190多亿元。

消费券对经济的刺激,是一个从需求—生产—就业—收入—需求的循环式链条,从需求端刺激供给端的持续性影响,因此往往和地区产业侧重密切相关。

各个城市都在根据自己的自身产业需要设计消费券。例如山东推出2000万元文旅消费券、河北省实施体育消费券补贴政策、广东广州财政则是补贴了新能源汽车。

发券传统

消费券的历史比想象的更长。

消费券的发放最早可以追溯至<< 返回列表